用“脚”喝茶

文/羊小鱼

 

    翻看一本关于插花的书籍,里面讲日本花道里面有“用脚插花”这一说法。意思是说摒弃所有技术上的东西,以发挥出植物本身所存在的美。

    “用脚插花”是不是也可以放到茶上面呢,用“脚”制茶,用“脚”泡茶,用“脚”喝茶。

    用“脚”制茶,当然是顺茶性。不同的茶树品种,都有它最合适的方法来使它达到最好的状态,以成为一款独特的茶。喝过用龙井的茶青做出来的红茶,好是好喝,不过论红茶,不及正山小种或者祁红宜红之类。只有叹惜,如果是炒成绿茶应该会更好吧。当然,多多的尝试往往会有很多惊喜,但那应该是像小孩子玩耍般的探索,目的是茶叶本身。

    初学茶的时候,我很在意每一个花哨的动作,结果是愉悦了看者的眼睛,但是茶却泡毁了。有一次刚上完茶课,大家拿着太平猴魁的茶样冲泡,觉得除了叶子新奇外就跟别的绿茶无异了。老师看不下去,就站在茶具收拾了一半的桌子上给我们泡起茶来,温杯、投茶、注水,每一个动作都很简洁,但神情专注,茶汤入口的瞬间就跟之前我们泡的茶生出区别来。怎样算泡好了一壶茶呢,就是不管你手里拿到的茶叶质地怎样,你都能尽量掩盖它的不足之处,让它的优点最大限度的呈现在喝茶的人面前。或许这就是茶的“利他”思想。冲泡过程的优美固然重要,但是专注于泡出一壶好茶的神情和一杯让人愉悦的茶或许会更加有吸引力。

    用“脚”喝茶,就是尊重每一个茶。我们喝茶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发出“这个茶好”或者“这个茶不好”的感叹。单从制作方法上来区分,茶叶就可以分成六大茶类,且每个大的茶类中又有很多品种。就算是同一个品种,不同的产地不同的年份产的茶也不一样,比如普洱,就有六大茶山,每一个茶山所产的茶都有它独特的性格,同一个山头产的茶,年份不一样茶青也不一样。同一盒茶,不同的人冲泡也有不同的口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所以喝到一个茶的时候,我们应该做的不是给它打分,我们不是茶叶审评师,我们应该做的是仔细感受它:苦涩和甘甜,鲜香柔滑或者清幽淡远。这些感受里有最初茶叶生长的气息,有采茶人制茶人的专注努力,也有泡茶人的细腻心思。

    喝茶是静的,表情也是严肃的,让人沉醉其中的只有茶汤入口后的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