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经偶感

文/颐真

  

   假期结束,上了三天班,觉得自己像个飞转的陀螺,怎么也停不下来了……一大堆拥挤到脑子里的声音,像个自由市场。

   

   直到今天早上,一拉开山房的们,一下子,静了,那扇通往市场的门,关上了。每次来抄经,就像分享共同的宁静,每个人小心护持的,那一点点,几乎要淹没在潮水般世界中的,又分明还在,总在的,宁静……

   

   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非微尘,是名微尘。

   

   如有前生,可是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