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记》思想研究 结语

文/三石

 

   从音的起源中,我们看到了纷繁无穷的声是如何通过“别、序、节”的礼之道形成五声十二律、再以之为基础创作曲子播于八音,另外相应地配上诗歌、舞蹈,使得人的肢体、言语、意念达到一种和谐统一的大合乐状态,其中那种让多样性获得统一、让差异性构成和谐的礼序乐和之道,是一切治理行为的典范。而作为万物之灵的人,既是治理的主体,又是治理的对象。人之能动性全在于心,心既能受外物感动,发而为喜怒哀乐;又可感悟天理,反躬而节情,所谓“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和谐是万物维持自身存在和稳定的必然要求,也是心气流行无碍、快乐畅达的愉悦状态。心若不受外物的感动,就不能彰显出知、情、意的灵秀功能,而若是心受感动而不能明理以节情,就会感条畅之气而灭平和之德,失去天真本然的中和状态而沦为禽兽草木之偏气,导致向外逐物而不返。然而有限的外物永远无法满足无穷的物欲,于是就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泆作乱之事。是故强者胁弱,众者暴寡,知者诈愚,勇者苦怯,疾病不养,老幼孤独不得其所”,那些让人超越万物成为最灵秀之才的品德:仁爱善群、智慧勇敢,就成为了结党营私、巧取豪夺的本领,社会就从尊道贵德的淳朴状态变成弱肉强食的动物丛林,于是天地间就渐渐弥漫着哀思之音、怨怒之音,最终积累到一定程度就爆发出杀伐之音。社会发展只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一个是“修礼而后义、本义而后仁、合仁而后乐,安乐而后顺” ,前者是离乱之途,后者是和谐之道。和谐之道,便是礼用而达于乐,故而说“立于礼,成于乐”。“乐由天作,礼以地制”,礼用而达于乐,便是地气上齐达于天。因为礼是本于太一、察异而制,礼崩则众异无统、地气不通,民意不能上达于天子,经验无法反馈给于理性,天地之间淤塞不通,乐气也就不能畅达流行,万物必然随之受到灾害。故而虽然“礼之用,和为贵”,但“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礼乐之道,一异一同、一序一和、一施一报、一敬一爱,用以治名则有格致之能,用以治音则有诚意之效,用以治心则有正心之功,用于治形则有修身之真,发乎于外,家国天下皆得治理。礼乐交通,便是“地气上齐,天气下降”,于是“天地欣合,阴阳相得,煦妪覆育万物,然后草木茂,区萌达,羽翼奋,角觡生,蛰虫昭苏,羽者妪伏,毛者孕鬻,胎生者不殰,而卵生者不殈,则乐之道归焉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