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   
绝学无为闲道人, 不除妄想不求真,   
无明实性即佛性, 幻化空身即法身,   
法身觉了无一物, 本源自性天真佛,   
五阴浮云空去来, 三毒水泡虚出没。   
证实相,无人法, 刹那灭却阿鼻业,   
若将妄语诳众生, 自招拔舌尘沙劫。   
顿觉了,如来禅, 六度万行体中圆,   
梦里明明有六趣, 觉后空空无大千。   
无罪福,无损益, 寂灭性中莫问觅,   
昔来尘镜未曾磨, 今日分明须剖析。   
谁无念?谁无生? 若实无生无不生,   
唤取机关木人问, 求佛施功早晚成。   
放四大,莫把捉, 寂灭性中随饮啄,   
诸行无常一切空, 即是如来大圆觉。   
决定说,表真僧, 有人不肯任情征,   
直截根源佛所印, 寻枝摘叶我不能。   
摩尼珠,人不识, 如来藏里亲收得,   
六般神用空不空, 一颗圆光色非色。   
净五眼,得五力, 唯证乃知难可测,   
镜里看形见不难, 水中捉月争拈得。   
常独行,常独步, 达者同游涅盘路,   
调古神清风自高, 貌悴骨刚人不顾。   
穷释子,口称贫, 实是身贫道不贫,   
贫则身常披缕褐, 道则心藏无价珍。   
无价珍,用无尽, 利物应机终不吝,   
三身四智体中圆, 八解六通心地印,   
上士一决一切了, 中下多闻多不信,   
但自怀中解垢衣, 谁能向外夸精进。   
从他谤,任他非, 把火烧天徒自疲,   
我闻恰似饮甘露, 销融顿入不思议。   
观恶言,是功德, 此即成吾善知识,   
不因讪谤起冤亲, 何表无生慈忍力。   
宗亦通,说亦通, 定慧圆明不滞空,    
非但我今独达了, 恒沙诸佛体皆同。   
狮子吼,无畏说, 百兽闻之皆胆裂,   
香象奔波失却威, 天龙寂听生欣悦。   
游江海,涉山川, 寻师访道为参禅,   
自从认得曹溪路, 了知生死不相关。   
行亦禅,坐亦禅, 语默动静体安然,   
纵遇锋刀常坦坦, 假饶毒药也闲闲,   
我师得见燃灯佛, 多劫曾为忍辱仙。   
几回生,几回死, 生死悠悠无定止,   
自从顿悟了无生, 于诸荣辱何忧喜。   
入深山,住兰若, 岑崟幽邃长松下,   
优游静坐野僧家, 閴寂安居实潇洒。   
觉即了,不施功, 一切有为法不同,   
著相布施生天福, 犹如仰箭射虚空。   
势力尽,箭还坠, 招得来生不如意,   
争似无为实相门, 一超直入如来地。   
但得本,莫愁末, 如净瑠璃含宝月,   
既能解此如意珠, 自利利他终不竭。   
江月照,松风吹, 永夜清宵何所为。   
佛性戒珠心地印, 雾露云霞体上衣。   
降龙钵,解虎锡, 两钴金环鸣历历,   
不是标形虚事持, 如来宝杖亲踪迹。   
不求真,不断妄, 了知二法空无相,   
无相无空无不空, 即是如来真实相。   
心镜明,鉴无碍, 廓然莹彻周沙界,   
万象森罗影现中, 一颗圆光非内外。   
豁达空,拨因果, 莽莽荡荡招殃祸,   
弃有著空病亦然, 还如避溺而投火。   
舍妄心,取真理, 取舍之心成巧伪,   
学人不了用修行, 深成认贼将为子。   
损法财,灭功德, 莫不由此心意识,   
是以禅门了却心, 顿入无生知见力。   
大丈夫,秉慧剑, 般若锋兮金刚焰,   
非但空摧外道心, 早曾落却天魔胆。   
震法雷,击法鼓, 布慈云兮洒甘露,   
龙象蹴踏润无边, 三乘五性皆醒悟,   
雪山肥腻更无杂, 纯出醍醐我常纳,   
一性圆通一切性, 一法遍含一切法,   
一月普现一切水, 一切水月一月摄,   
诸佛法身入我性, 我性同共如来合,   
一地具足一切地, 非色非心非行业,   
弹指圆成八万门, 刹那灭却三祇劫,   
一切数句非数句, 与吾灵觉何交涉。   
不可毁,不可赞, 体若虚空无涯岸,   
不离当处常湛然, 觅即知君不可见。   
取不得,舍不得, 不可得中祗么得。   
默时说,说时默, 大施门开无壅塞,   
有人问我解何宗, 报道摩诃般若力,   
或是或非人不识, 顺行逆行天莫测,   
吾早曾经多劫修, 不是等闲相诳惑。   
建法幢,立宗旨, 明明佛勅曹溪是,   
第一迦叶首传灯, 二十八代西天记。   
法东流,入此土, 菩提达摩为初祖,   
六代传衣天下闻, 后人得道何穷数!   
真不立,妄本空, 有无俱遣不空空,   
二十空门元不著, 一性如来体自同。   
心是根,法是尘, 两种犹如镜上痕,   
痕垢尽除光始现, 心法双忘性即真。   
嗟末法,恶时世, 众生福薄难调制,   
去圣远兮邪见深, 魔强法弱多怨害,   
闻说如来顿教门, 恨不灭除令瓦碎。   
作在心,殃在身, 不须冤诉更忧人,   
欲得不招无间业, 莫谤如来正法轮。   
旃檀林,无杂树, 郁密森沈狮子住,   
境静林间独自游, 飞禽走兽皆远去。   
狮子儿,众随后, 三岁便能大哮吼,   
若是野犴逐法王, 百年妖怪虚开口。   
圆顿教,勿人情, 有疑不决直须争,   
不是山僧逞人我, 修行恐落断常坑。   
非不非,是不是, 差之毫厘失千里,   
是则龙女顿成佛, 非则善星生陷坠,   
吾早年来积学问, 亦曾讨疏寻经论,   
分别名相不知休, 入海算沙徒自困,   
却被如来苦诃责, 数他珍宝有何益。   
从来蹭蹬觉虚行, 多年枉作风尘客。   
种性邪,错知解, 不达如来圆顿制,   
二乘精进无道心, 外道聪明无智慧。   
亦愚痴,亦小騃, 空拳指上生实解,   
执指为月枉施功, 根境法中虚揑怪,   
不见一法即如来, 方得名为观自在,   
了即业障本来空, 未了应须还夙债,   
饥逢王膳不能餐, 病遇医王争得瘥。   
在欲行禅知见力, 火中生莲终不坏,   
勇施犯重悟无生, 早时成佛于今在。   
狮子吼,无畏说, 深嗟懵懂顽皮靼,   
只知犯重障菩提, 不见如来开秘诀。   
有二比丘犯婬杀, 波离萤光增罪结,   
维摩大士顿除疑, 犹如赫日销霜雪。   
不思议,解脱力, 妙用恒沙也无极,   
四事供养敢辞劳, 万两黄金亦销得,   
粉身碎骨未足酬, 一句了然超百亿。   
法中王,最高胜, 恒沙如来同共证,   
我今解此如意珠, 信受之者皆相应。   
了了见,无一物, 亦无人,亦无佛,   
大千沙界海中沤, 一切圣贤如电拂,   
假使铁轮顶上旋, 定慧圆明终不失。   
日可冷,月可热, 众魔不能坏真说,   
象驾峥嵘谩进途, 谁见螳螂能拒辙,   
大象不游于兔径, 大悟不拘于小节,   
莫将管见谤苍苍, 未了吾今为君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