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嘱品第十


  师一日唤门人法海。志诚。法达。神会。智常。智通。志彻。志道。法珍。法如等。曰。汝等不同余人。吾灭度后。各为一方师。吾今教汝说法。不失本宗。

  先须举三科法门。动用三十六对。出没即离两边。说一切法。莫离自性。忽有人问汝法。出语尽双。皆取对法。来去相因。究竟二法尽除。更无去处。

  三科法门者。阴界入也。阴是五阴。色受想行识是也。入是十二入。外六尘。色声香味触法。内六门。眼耳鼻舌身意是也。界是十八界。六尘。六门。六识是也。自性能含万法。名含藏识。若起思量。即是转识。生六识。出六门。见六尘。如是一十八界。皆从自性起用。自性若邪。起十八邪。自性若正。走十八正。若恶用即众生用。善用即佛用。用由何等。由自性有。对法外境。无情五对。天与地对。日与月对。明与暗对。阴与阳对。水与火对。此是五对也。

  法相语言十二对。语与法对。有与无对。有色与无色对。有相与无相对。有漏与无漏对。色与空对。动与静对。清与浊对。凡与圣对。僧与俗对。老与少对。大与小对。此是十二对也。

  自性起用十九对。长与短对。邪与正对。痴与慧对。愚与智对。乱与定对。慈与毒对。戒与非对。直与曲对。实与虚对。险与平对。烦恼与菩提对。常与无常对。悲与害对。喜与嗔对。舍与悭对。进与退对。生与灭对。法身与色身对。化身与报身对。此是十九对也。

  师言。此三十六对法。若解用。即道贯一切经法。出入即离两边。

  自性动用。共人言语。外于相离相。内于空离空。若全著相。即长邪见。若全执空。即长无明。执空之人。有谤经直言不用文字。既云不用文字。人亦不合语言。只此语言。便是文字之相。又云。直道不立文字。即此不立两字。亦是文字。见人所说。便即谤他言著文字。汝等须知。自迷犹可。又谤佛经。不要谤经。罪障无数。

  若著相于外。而作法求真。或广立道场。说有无之过患。如是之人。累劫不可见性。但听依法修行。又莫百物不思。而于道性窒碍。若听说不修。令人反生邪念。但依法修行。无住相法施。汝等若悟。依此说。依此用。依此行。依此作。即不失本宗。

  若有人问汝义。问有将无对。问无将有对。问凡以圣对。问圣以凡对。二道相因。生中道义。

  如一问一对。余问一依此作。即不失理也。设有人问。何名为暗。答云。明是因。暗是缘。明没则暗。以明显暗。以暗显明。来去相因。成中道义。余问悉皆如此。汝等于后传法。依此转相教授。勿失宗旨。

  师于太极元年壬子延和七月。命门人往新州国恩寺建塔。仍令促工。次年夏末落成。七月一日。集徒众曰。吾至八月。欲离世间。汝等有疑。早须相问。为汝破疑。令汝迷尽。吾若去后。无人教汝。法海等闻。悉皆涕泣。惟有神会。神情不动。亦无涕泣。

  师云。神会小师。却得善不善等。毁誉不动。哀乐不生。余者不得。数年山中。竟修何道。汝今悲泣。为忧阿谁。若忧吾不知去处。吾自知去处。吾若不知去处。终不预报于汝。汝等悲泣。盖为不知吾去处。若知吾去处。即不合悲泣。法性本无生灭去来。汝等尽坐。吾与汝说一偈。名曰。真假动静偈。汝等诵取此偈。与吾意同。依此修行。不失宗旨。

  众僧作礼。请师作偈。偈曰。

一切无有真。不以见于真。
若见于真者。是见尽非真。
若能自有真。离假即心真。
自心不离假。无真何处真。
有情即解动。无情即不动。
若修不动行。同无情不动。
若觅真不动。动上有不动。
不动是不动。无情无佛种。
能善分别相。第一义不动。
但作如是见。即是真如用。
报诸学道人。努力须用意。
莫于大乘门。却执生死智。
若言下相应。即共论佛义。
若实不相应。合掌令欢喜。
此宗本无诤。诤即失道意。
执逆诤法门。自性入生死。

  时徒众闻说偈已。普皆作礼。并体师意。各各摄心。依法修行。更不敢诤。乃知大师不久住世。法海上座。再拜问曰。和尚入灭之后。衣法当付何人。

  师曰。吾于大梵寺说法。以至于今。抄录流行。目曰《法宝坛经》。汝等守护。递相传授。度诸群生。但依此说。是名正法。今为汝等说法。不付其衣。盖为汝等信根淳熟。决定无疑。堪任大事。然据先祖达摩大师。付授偈意。衣不合传。偈曰。

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
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师复曰。诸善知识。汝等各各净心。听吾说法。若欲成就种智。须达一相三昧。一行三昧。若于一切处而不住相。于彼相中不生憎爱。亦无取舍。不念利益成坏等事。安闲恬静。虚融澹泊。此名一相三昧。若于一切处。行住坐卧。纯一直心。不动道场。真成净土。此名一行三昧。若人具二三昧。如地有种。含藏长养。成熟其实。一相一行。亦复如是。

  我今说法。犹如时雨。普润大地。汝等佛性。譬诸种子。遇兹沾洽。悉皆发生。承吾旨者。决获菩提。依吾行者。定证妙果。听吾偈曰。

心地含诸种。普雨悉皆萌。
顿悟华情已。菩提果自成。

  师说偈已。曰。其法无二。其心亦然。其道清净。亦无诸相。汝等慎勿观静。及空其心。此心本净。无可取舍。各自努力。随缘好去。尔时。徒众作礼而退。

  大师七月八日。忽谓门人曰。吾欲归新州。汝等速理舟楫。大众哀留甚坚。

  师曰。诸佛出现。犹示涅槃。有来必去。理亦常然。吾此形骸。归必有所。

  众曰。师从此去。早晚可回。

  师曰。叶落归根。来时无口。

  又问曰。正法眼藏。传付何人。

  师曰。有道者得。无心者通。

  曰。未知从上佛祖应现已来。传授几代。愿垂开示。

  师云。古佛应世。已无数量。不可计也。今以七佛为始。过去庄严劫毗婆尸佛。尸弃佛。毗舍浮佛。今贤劫拘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释迦文佛。是为七佛。

  释迦文佛首传摩诃迦叶尊者。第二阿难尊者。第三商那和修尊者。第四优波鞠多尊者。第五提多迦尊者。第六弥遮迦尊者。第七婆须蜜多尊者。第八佛驮难提尊者。第九伏驮蜜多尊者。第十胁尊者。第十一富那夜奢尊者。第十二马鸣大士。第十三迦毗摩罗尊者。第十四龙树大士。第十五迦那提婆尊者。第十六罗睺罗多尊者。第十七僧伽难提尊者。第十八伽耶舍多尊者。第十九鸠摩罗多尊者。第二十阇耶多尊者。第二十一婆修盘头尊者。第二十二摩拏罗尊者。第二十三鹤勒那尊者。第二十四师子尊者。第二十五婆舍斯多尊者。第二十六不如蜜多尊者。第二十七般若多罗尊者。第二十八菩提达摩尊者。第二十九慧可大师。第三十僧璨大师。第三十一道信大师。第三十二弘忍大师。惠能是为三十三祖。从上诸祖。各有禀承。汝等向后。递代流传。毋令乖误。

  又问。此后无有难否。

  师曰。吾灭后五六年。当有一人欲取吾首。听吾谶曰。

头上养亲。口里须餐。
遇满之难。杨柳为官。

  大师先天二年癸丑岁。八月初三日。是年十二月。改元开元。于国恩寺斋罢。谓诸徒众曰。汝等各依位坐。吾与汝别。


  法海白言。和尚留何教法。令后代迷人。得见佛性。

  师言。汝等谛听。后代迷人。若识众生。即是佛性。若不识众生。万劫觅佛难逢。吾今教汝识自心众生。见自心佛性。欲求见佛。但识众生。只为众生迷佛。非是佛迷众生。自性若悟。众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众生。自性平等。众生是佛。自性邪险。佛是众生。汝等心若险曲。即佛在众生中。一念平直。即是众生成佛。我心自有佛。自佛是真佛。自若无佛心。何处求真佛。汝等自心是佛。更莫狐疑。外无一物而能建立。皆是本心生万种法。故经云。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吾今留一偈。与汝等别。名自性真佛偈。后代之人。识此偈意。自见本心。自成佛道。

  偈曰。

真如自性是真佛。邪见三毒是魔王。
邪迷之时魔在舍。正见之时佛在堂。
性中邪见三毒生。即是魔王来住舍。
正见自除三毒心。魔变成佛真无假。
法身报身及化身。三身本来是一身。
若向性中能自见。即是成佛菩提因。
本从化身生净性。净性常在化身中。
性使化身行正道。当来圆满真无穷。
淫性本是净性因。除淫即是净性身。
性中各自离五欲。见性刹那即是真。
今生若遇顿教门。忽悟自性见世尊。
若欲修行觅作佛。不知何处拟求真。
若能心中自见真。有真即是成佛因。
不见自性外觅佛。起心总是大痴人。
顿教法门今已留。救度世人须自修。
报汝当来学道者。不作此见大悠悠。

  师说偈已。告曰。汝等好住。吾灭度后。莫作世情悲泣雨泪。受人吊问。身著孝服。非吾弟子。亦非正法。但识自本心。见自本性。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无住无往。恐汝等心迷。不会吾意。今再嘱汝。令汝见性。吾灭度后。依此修行。如吾在日。若违吾教。纵吾在世。亦无有益。复说偈曰。

兀兀不修善。腾腾不造恶。
寂寂断见闻。荡荡心无著。

  师说偈已。端坐至三更。忽谓门人曰。吾行矣。奄然迁化。于时异香满室。白虹属地。林木变白。禽兽哀鸣。

  十一月。广韶新三郡官僚洎门人僧俗。争迎真身。莫决所之。乃焚香祷曰。香烟指处。师所归焉。时。香烟直贯曹溪。十一月十三日。迁神龛并所传衣钵而回。次年七月二十五日出龛。弟子方辩。以香泥上之。

  门人忆念取首之记。遂先以铁叶漆布。固护师颈入塔。忽于塔内。白光出现。直上冲天。三日始散。

  韶州奏闻。奉敕立碑。纪师道行。师春秋七十有六。年二十四传衣。三十九祝发。说法利生三十七载。得旨嗣法者。四十三人。悟道超凡者。莫知其数。达摩所传信衣。中宗赐磨纳宝钵。及方辩塑师真相。并道具等。主塔侍者尸之。永镇宝林道场。流传坛经。以显宗旨。兴隆三宝。普利群生者。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卷终    * 未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