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山夜调琴

【唐】王绩 

促轸乘明月,抽弦对白云。

从来山水韵,不使俗人闻。 


    这是一首五言近体,描写的是在夜晚的山中独自弹琴的乐趣,题目将时间和地点交代得很清楚。“调琴”即是弹琴,而不仅仅是我们今天在正式弹琴前把弦调准的意思。但是“调”有调和,使和谐之意,因此相对于“弹琴”或“抚琴”,“调琴”似乎更加关注琴曲的音乐性和娱乐性。可见,多数时候,要得琴中趣,还是有劳弦上声的。一笑。

    “促轸乘明月,抽弦对白云。”促,有紧迫之意。促轸便是转动琴轸使琴弦变紧。古人所用的丝弦与我们今天常用的钢弦不同,它受温度和湿度的影响较大,容易断弦,所以在不弹琴的时候要将弦转松,待弹琴时再上紧。所以“促轸”是弹琴前的准备工作。“抽弦”是缓慢的拨动琴弦。在一个万籁俱寂的山中之夜,诗人坐在皎洁的月光下,对着山间的悠悠白云,从容不迫的调弦抚琴,这是多么安怡美好的一副画面啊。



明 唐寅 《山居图》
      

    “从来山水韵,不使俗人闻”。为什么诗人要选择在这深山之夜独自抚琴呢?因为他不希望自己的琴声被俗人所闻。这里的“山水韵”,窃以为可以做如下数层理解:首先可以为琴曲之名,因为此诗的作者王绩,曾在当时流传的旧曲基础上创作了琴曲《山水操》,为世人所赏,那么这里诗人所弹奏的便极有可能是自己的这首得意之作。其次,“山水韵”也可以是描述诗人所奏的琴声得山水之趣。山水历来是琴曲中最重要的题材之一,《高山》、《流水》自不必多言,《山居吟》、《潇湘水云》也是广为传奏的名曲。而操琴之人不仅以山水为知己,更是以山水为师,相传伯牙便是在孤岛上听到“海水洞涌,山林杳冥”,因而琴艺大进,妙擅天下的。由此再进一层,“山水韵”还可以理解为山水自身所蕴含的神韵。古人有诗云“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此时连琴声似乎都成了多余的。而这来自大自然的天籁之音,当然不是那些终日碌碌的俗世之人所能欣赏的了。


五代 董源 《潇湘图》(局部)


    这首小诗虽然只有短短二十个字,却生动地展现了诗人的悠然自得之态与傲然世外之姿,放诸宫体诗习气弥漫的初唐诗坛,实在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这首诗的作者王绩,生活在隋末唐初。他出身名门望族,兄长王通是隋末名闻天下的大儒,而王绩自己幼年更是有“神童仙子”之誉。凭借这些优越的条件,王绩的仕途原本应当一帆风顺才对,但却偏偏遇到改朝换代的乱世,而王绩又生性简傲,放诞不羁,虽然数次出仕,但都时间不长便解官归乡了。归乡之后,作为陶渊明的忠实粉丝,王绩自号“东皋子”(取自《归去来兮辞》中“登东皋以舒啸”之句),终日饮酒弹琴赋诗自娱,并效法陶渊明作《五斗先生传》及《自撰墓志》。上面的这首小诗,其真率质朴的风味便与陶诗一脉相承。

    王绩还曾经作过一组五言古诗《古意六首》,其中第一首也是以琴为题材的。其诗云:


幽人在何所,紫岩有仙躅。
月下横宝琴,此外将安欲。
材抽峄山干,徽点昆丘玉。
漆抱蛟龙唇,丝缠凤凰足。
前弹广陵罢,后以明光续。
百金买一声,千金传一曲。

世无钟子期,谁知心所属。


   诗人这里以琴自喻,对宝琴的种种美好描述都是诗人自身才华的象征。但是幽人用宝琴所弹奏的《广陵散》和《楚明光》曲高和寡,也没有钟子期那样的知音来欣赏。全诗基调孤幽惆怅,寄寓了诗人怀才不遇的感慨。


元 王振鹏 《伯牙鼓琴图》

    王绩所作的《山水操》一曲今日已然无迹可觅。但是他留下的这些诗文,却将那个清高孤傲的琴人形象,永远的留在了我们的心底。都说琴人是寂寞的,其实我们不仅有着取之无禁、用之不竭的自然山水来做知音,还可以通过这些畅叙怀抱的美妙文字与千载之上的古人共享调琴之乐,这不也是一种幸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