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醉翁操

【宋】苏轼
琅然。清圜。谁弹。响空山。
无言。惟翁醉中知其天。
月明风露娟娟。人未眠。
荷蒉过山前。曰有心也哉此贤。
醉翁啸咏,声和流泉。
醉翁去后,空有朝吟夜怨。
山有时而童巅,水有时而回川。
思翁无岁年,翁今为飞仙。

此意在人间,试听徽外三两弦。

   在今年的北京市高考语文试题中,赫然出现了一支琴曲的曲辞,这不免让身为习琴之人的笔者小小激动了一把。大家都知道欧阳修那篇脍炙人口的《醉翁亭记》,然而提到《醉翁操》,似乎便鲜有闻者。其实这二者之间也有着很深的渊源。根据文前的小序,在欧阳修创作《醉翁亭记》后过了十几年,有一位名叫沈遵的琴人慕名前往游览,听到山泉鸣响,仿佛与音律暗合,受到启发,当即创作了琴曲《醉翁操》,并请欧阳修为此曲配词。可惜欧阳公并不擅长此道,据说写出来的曲辞与琴声不合,所以并没有流传开来。又过了大约三十多年,曾经跟随沈遵学琴的一位道人崔闲,酷爱这支琴曲,深以无词为恨,于是找到了他的好友苏东坡,重新为此曲配词,这才有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首《醉翁操》。下面我们就来欣赏一下这首曲辞。


明 文征明 行书《醉翁亭记》

    “琅然。清圜。谁弹。响空山。”首句描写山泉在空涧之中鸣响。圜,即“圆”。“琅然”为声音清朗貌,而“清”与“圆”又恰好是琴音九德中之二德,可见泉声与琴声有着相通之处。故而下句用“谁弹”来暗喻泉鸣空涧之音,犹如一曲自然天成的琴曲。
    “无言。惟翁醉中知其天。”“醉翁”点题之处。“无言”回答上句“谁弹”。既是天成之曲,自然无人弹奏,而这一点只有这微醺的老翁意会心知。这里亦不乏“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之意。
    “月明风露娟娟。人未眠。”娟娟,美好貌。在如此一个有清风明月相伴的山中之夜,试问会有谁舍得去睡觉呢?
    “荷蒉过山前。曰有心也哉此贤。”荷蒉是挑着草筐的意思,这个典故出自《论语·宪问》,说的是孔子有一天在卫国的居所击磬,一个挑着草筐的人从门口经过,说“有心哉,击磬乎!”意思是这磬声中大有深意啊!但是又听了一会儿,又说:这声音听起来很可鄙呀,好像在抱怨没有人知道我似的,没有人知道就算了嘛。这里东坡把“鄙哉”改为“贤也”,有意反用了这个典故。大家都知道欧阳修是被贬官至滁州的,流连醉翁亭是失意中的自我排解,而东坡这里以醉翁比孔子,但是并没有荷蒉人的嘲讽之意,反而报以同情与肯定,这与东坡自己多次被贬的遭遇也是分不开的。

    “醉翁啸咏,声和流泉。”醉翁的长啸吟咏之声,与流泉相和。啸是一种很特殊的发声方法,“激于舌端而清谓之啸”,大概类似于今天的口哨,但是配合了丹田之气,所以声音清长悠远。魏晋时最为流行,是文人隐士用来抒发逸志的一种行为艺术,陶渊明的“登东皋以舒啸”和王维的“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都是大家所熟知的,醉翁自然也不例外。
    “醉翁去后,空有朝吟夜怨。”醉翁离开以后,山泉仿佛也失去了知音,泉声也变得幽咽起来。这里用了拟人化的写法。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古人于自然山水,多以知己相待,特别是琴人,如果遇不到子期这样的知音,“宁对清风明月、苍松怪石、巅猿老鹤而鼓耳”。这里从山泉的角度出发,失一醉翁,亦是失一琴友,怎么能不幽怨呢?

明 仇英 《醉翁亭图》局部

    “山有时而童巅,水有时而回川。”童巅,是山顶没有草木光秃秃的样子。醉翁去后,时光流转,沧海桑田。
    “思翁无岁年,翁今为飞仙。”这里的山水年复一年的思念着醉翁,而醉翁已经羽化登仙了。东坡在创作这首曲辞时,欧阳修已然辞世。欧阳修于东坡有知遇之恩,“思翁无岁年”的又岂止是滁州山水,直是东坡自道耳。


苏轼(左)欧阳修(右)

    “此意在人间,试听徽外三两弦。”醉翁虽然已经离去,但是他那种在失意时依然保持旷达的情怀却随着《醉翁亭记》和《醉翁操》流传人间。这里有个小插曲,就是在高考试卷的注释中,把“徽”释为系弦之绳,这让笔者颇为不解,甚至在山房琴友中引发了一场讨论。翻阅字典后得知,“徽”最初的意思是三股线拧成的绳子,而琴徽最初之意似乎是系弦之绳,后来才发展为我们今天理解的音位标志。此外这个字还可以做动词用,是弹奏之意。当然,在这句曲辞中,无论徽是绳子还是标志,都是指代琴,并不妨碍我们对曲辞的理解。
    苏东坡的这首《醉翁操》与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夜月空山的美好图卷,和醉翁与山水为伴、潇散自得的旷达情怀,同时也有着对故人离去的深深缅怀。这小小一支琴曲,却寄托了北宋两代文宗的情怀与才思,亦可谓因缘殊胜了。
    查阅《存见古琴曲谱辑览》,在明代的《风宣玄品》中收录有《醉翁亭》(一名《醉翁吟》)一曲,曲辞正是东坡此作,但却并未注明作曲人为沈遵,只道是明代民间所传。也不知今日的我们是否还有缘聆听到东坡当日所填之曲,一叹。

《风宣玄品》中的《醉翁吟》

    关于欧阳修为此曲谱词不合音律一节,笔者仍然有些疑惑。欧阳修不仅是北宋的词坛大将,而且也是琴学史上的重要人物,为我们留下不少与琴有关的言论与典故。为什么就是写不好这首曲辞呢?看来琴曲与其他乐器的曲辞相比,在音律的讲究上更为严格,这一点尚有待于琴友们的共同研究与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