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陶渊明不仅是一位大家耳熟能详的隐逸诗人,而且为我们留下了许多与琴有关的诗作和典故。从琴曲《归去来辞》的广为传奏,到“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的风流自得,无一不为后世琴人仰慕与传颂。但是在很多记载中,都提到渊明酒后喜弹无弦琴,难道渊明真的只会装装样子弹弹无弦琴吗?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赏析一首渊明所作的与琴有关的诗作。

答庞参军(其一)
【晋】陶渊明
衡门之下,有琴有书。
载弹载咏,爰得我娱。
岂无他好?乐是幽居;
朝为灌园,夕偃蓬庐。
    渊明所作《答庞参军》有两首,一为五言,一为四言。这一首为四言杂诗。参军是古时的官职名,也就是将军帐下的军事幕僚。这位姓庞的参军是渊明好友,他奉命从江陵出使京都(今南京),途径渊明隐居之处浔阳,以诗赠渊明,所以渊明也做了这首诗来酬答。这首诗共有六章,此为首章。
    “衡门之下,有琴有书”。我居住在陋室之中,这里有琴,还有书。衡为通假字,同“横”,横木为门,也就是简陋之意。《诗经·陈风》中有一篇《衡门》,描写甘于贫贱、隐居自乐的生活,渊明在这里取的就是这个意思。
    “载弹载咏,爰得我娱”。我在这里每天弹琴咏诗,过着自娱自乐的生活。载,是且、于是的意思,古文里常用来表示同时做两个动作,比如载歌载舞。爰,也是于是之意。“载弹载咏”紧接上句“有琴有书”,为我们展示了诗人“乐琴书以消忧”的美好生活,这一场景相信学过《归去来辞》的同学一定不会感到陌生。

    “岂无他好?乐是幽居”。难道我没有其他的爱好么?我只是太喜欢这种独处的生活了。好,在这里读四声,爱好之意。“岂无他好”是反问句,答案应该是肯定之意。也就是诗人承认在琴书之外也还有其他可以用来娱乐的方式,但是自己最最喜欢的却是这种独自一人隐居自适的生活。
    “朝为灌园,夕偃蓬庐”。每天早上我都亲自浇水种菜,晚上回去就睡在我的陋室之中。偃,为仰卧之意。关于灌园,这里有一个典故。说的是战国时有个叫陈仲子的人,他的哥哥在齐国做高官、食厚禄,但是仲子觉得这是不义之财,于是带着妻儿搬到楚国,过着清贫的生活。楚王听说了他的贤名,想请他出任国相仲子便与妻子商量,妻子说:夫子现在每天左琴右书,乐在其中。就算做了高官,我们能够享受的也不过一肉之味、容膝之安,却要操心国事,而且现在正值乱世,只怕还会丢了性命。于是仲子打消了出仕的念头,带着妻儿再次逃走,隐姓埋名,为人灌园为生。这个陈仲子显然是渊明的偶像之一,因而在《归去来辞》中也有“审容膝之易安”之句。渊明在这里以仲子自比,但不知渊明之妻是否有仲妻之贤,一笑。
    以上便是此诗的首章,作者自叙隐居之乐,表达了自己甘守贫贱的心志。接下来的五章便是叙述与朋友的相知以及惜别之情。这首诗作于宋少帝景平元年(公元423年),渊明五十九岁时。此时距他挂印归田已经过去了十八个年头。如果说渊明在年轻时还有几分建功立业的向往,以及生不逢时的感慨,那么在即将迈入耳顺之年的此时,琴书自娱的隐居生活才真正成为诗人心底永远的家园吧。
    渊明到底会不会弹琴呢?在萧统所作的《陶渊明传》中有这样的记载:“渊明不解音律,而畜无弦琴一张,每酒适,辄抚弄以寄其意。”在《晋书》与《南史》中也有类似的记载。后人似乎也接受这样的说法,并在文学创作中多次使用这一典故,如李白的“陶令去彭泽,茫然太古心。大音自成曲,但奏无弦琴”,以及欧阳修的“吾爱陶靖节,有琴常自随。无弦人莫听,此乐有谁知”。如此看来,渊明似乎是不会弹琴的。但笔者实在很难想象,崇尚自然如渊明,分明不会弹琴却还要装模作样,而且还能写出那么多描写琴书之乐的诗作来。我们再来看渊明写给儿子们的遗训,里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自己“少学琴书,偶爱闲静,开卷有得,便欣然忘食”,既是诫子,自然不会有夸张或虚构的成分。因此笔者更倾向于这样一种说法,那就是渊明是会弹琴的,不仅会弹,而且乐此不疲。而抚弄无弦琴,大约是某次微醺之后,恰巧琴弦断了没有来得及换,索性空抚一番以饫其瘾的偶然之举。而在以率性风流著称的魏晋时期,这样的举动便很容易被记录并传颂。至于后人在诗歌中的引用,其实大多是为了表达以崇尚自然为特征的“大音希声”、“至乐无乐”的道家思想,而渊明是不是真的会弹琴,此时已经不重要了。对于生活在今天的我们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渊明的弦上之声,我们已经无从得闻;但渊明在诗歌中所传达的琴中之趣,却依然能够时时触动我们内心的那根无形的弦,带给我们超越现实的感动与力量。我相信这,才是无弦琴的真正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