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弹秋思
【唐】白居易
信意闲弹秋思时,
调清声直韵疏迟。
近来渐喜无人听,
琴格高低心自知。

    前日立秋,在家中以丝弦琴独抚《洞庭秋思》一曲,聊应节气。抚罢意犹未尽,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把录音发给一众诗友共赏。谁知其中一位诗友放给她年仅七岁的儿子听后,小人儿却表示无法欣赏,甚至质疑这位阿姨的琴是不是坏了。于是笔者在哭笑不得之际,不由自主的便想到了白乐天的这首诗。不知道白大人当年是不是遭遇了与我一样的尴尬才提笔写下了这首让琴人传颂千年的名篇。此是前缘。

洞庭秋色


    《秋思》为琴曲名,乃东汉名家蔡邕所作,是“蔡氏五弄”中的最后一首,其他四首依次为《游春》、《渌水》、《幽居》和《坐愁》。这五首琴曲据传是蔡邕去山中拜访鬼谷先生后所作,一直到唐代都享有盛名,在很多诗作中都曾经出现,比如李白的《渌水曲》。不过我们今天能够见到的最早载录这支琴曲的琴谱为明代的《思齐堂琴谱》,是否仍是蔡邕原作已无从考证。《琴苑心传全编》在此曲的解题中说“其音凄切清婉,赋景写怀,若有不胜感恻者”,盖悲秋乃中国文学的传统主题之一,琴曲亦不例外。且琴曲中与秋天有关的作品相比其它季节似乎格外的多,比如上面笔者所抚《洞庭秋思》,还有《秋风词》、《秋夜读易》、《秋江夜泊》、《平沙落雁》等等,不胜枚举。究其原因,大约是琴曲历来以“清”为最高境界,而这与秋天的清冷之性恰恰相称吧。


蔡邕像


    “信意闲弹秋思时”,这句讲的是诗人抚琴时的闲适与放松的心情。我们要知道,古人弹琴不是随随便便就弹的,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而气定神闲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比如琴诀中提到的“意欲闲”和“神欲思闲,意欲思定”,说的都是这个道理。白居易在自己的另外一首诗中也说“是时心境闲,可以弹素琴”,可见紧张、烦躁等情绪都是弹琴大忌,不可不慎。

    “调清声直韵疏迟”,这句描述诗人所奏琴曲的特点。“调清”是琴曲的总体风貌,正如前文所述,“清”是琴曲的最高境界,在琴音九德、琴声十六法和二十四琴况中都占有一席之地。但是如何理解这个字,各家又有不同的侧重,如果展开讨论足可以作一篇论文了,所以此处暂不赘言,留待诸君在习琴的过程中慢慢体味。“韵”与“声”相对而言,分指左右手在弹奏中的取音特征。学琴的朋友大概都知道,琴曲的发展经历过一个从“声多韵少”到“韵多声少”的过程,早期琴曲右手指法繁复,后期则更注重左手取韵的变化,而白居易所处的唐朝应该还属于第一个阶段。“声直”大约是说右手取音简单,“韵疏迟”则是左手取音舒缓,而这样的琴曲在注重旋律和技法的唐代自然是不可能受到欢迎的。所以诗人接下来说

    “近来渐喜无人听,琴格高低心自知”,这里便涉及到另外一个自古以来争论不休的话题,那便是我们弹琴究竟是为了悦人还是悦己。这同样是一个可以作得一篇论文的话题,笔者在这里只是想提出一个问题供大家思考,那就是白居易在诗歌创作上是以追求妇孺能赏而闻名的,而在对琴曲的要求上却变成了“渐喜无人听”,如果排除白大人像我一样被小人儿打击的可能性,那么答案似乎便不言而喻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