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周代礼乐盛行,当时精通音乐的主要是司掌乐器的乐工,包括专门弹琴的乐师。他们的演奏,一方面是提供贵族享乐,另一方面是在各种典礼仪式中演奏,彰显贵族的身份地位。现存文史记载中最早的一位专业琴人是春秋时代的钟仪。


曾侯乙墓(战国)出土乐器   十弦琴、瑟、彩漆排箫、编磬


    据《左传》记载,楚共王七年(公元前584年),楚国攻打郑国失败,随军出征的钟仪沦为战俘。郑国把他转送晋国,成了“楚囚”。被囚期间,钟仪怀念故国,不忘家乡,流泪不已。两年后,晋景公在军中见到钟仪,问道:“那个头戴南方式样帽子的人是谁?”随从回答说:“那人是郑国转送来的楚囚”。景公对这个被关押了两年,还仍然带着自己国家帽子的人十分感佩。他把钟仪释放出来,并召见慰问。景公问起家世,钟仪回答:“我是伶人,我的父亲是职业乐师。”景公要他奏乐,钟仪拿起琴,演奏起楚国的乐曲。景公问:“你说楚共王这人怎样?”钟仪回答:“这不是小人所能知道的。”景公再三问他,他回答说:“楚王做太子的时候,师保侍奉他,早晨向婴齐请教,晚上向侧学习。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拒不评论楚共王的为人和其他的事。

    晋国大夫范文子知道后说:“这个楚国俘虏是个君子。说他先父的官职,是不背弃根本。弹奏家乡的曲调,是不忘记故旧。只说楚君做太子时候的事,是没有私心。称二卿的名字,是尊敬君王。不背弃根本,是仁德。不忘记故旧,是守信。没有私心,是忠诚。尊敬君王,是敏达。有仁、信、忠、敏这四德,给他艰巨的任务也能办好。应该放他回去,促进晋楚两国修好。”景公依言释放钟仪,以礼相待,送他回国。钟仪回楚后,向楚共王转达了晋国意欲交好的愿望,果然促成了两国交好。


南冠楚囚


    从音乐的角度来分析,钟仪演奏的乐曲带有鲜明的地方特色,说明当时的琴曲已有地域风格,具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地域风格的出现应当同不同地域的民歌及地方语言有关。而地方音乐的形成和发展,反映出周王朝统一推行的礼乐逐渐式微,文化和政治的统一性局面正在被打破。可惜的是,目前尚未发现与钟仪有关的琴曲流传。
    钟仪忠心爱国的精神对后世影响很大,史上称他为“四德公”。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在其名篇《登楼赋》中写到:“昔尼父之在陈兮,有归欤之叹音。钟仪幽而楚奏兮,庄舄显而越吟。人情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把钟仪和孔子并提,赞扬他在困境中不忘出身,不变志节的品格。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在《和刘长史答十九兄》诗中写到“钟仪琴未奏,苏武节犹新”,把钟仪与汉代著名的爱国者苏武并称,赞颂他不顾个人安危,深切怀念故国的爱国情操。

清 黄慎 苏武牧羊图(局部)


    成语和文学典故中有“南冠”、“楚囚”,“楚囚对泣”等,皆源自钟仪。唐李白《流夜郎闻酺不预》:“北阙圣人歌太康,南冠君子窜遐荒。”《万愤词投魏郎中》:“南冠君子,呼天而啼。恋高堂而掩泣,泪血地而成泥。”唐骆宾王《在狱咏蝉》:“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侵。”明末抗清殉国的神童诗人夏完淳有文集《南冠草》,其《别云间》有句:“三年羁旅客,今日又南冠。无限河山泪,谁言天地宽?”郭沫若于1934年创作了话剧《南冠草》,歌颂夏完淳的英雄气节。现代新月派诗人何其芳在其诗作《砌虫》中也用了这个典故:


《砌虫》
何其芳
听是冷砌间草在颤抖,
听是白露滚在苔上轻碎。
垂老的豪侠子彻夜无眠,
空忆碗边的骰子声
与歌时击缺的玉唾壶。

是呵,我是南冠的楚囚
惯作楚吟:一叶落而天下秋。
撑起我底风帆,我底翅,
穿过日光穿过细雨雾
去烟波间追水鸟底陶醉。

但何处是我浩荡的大江,
浩荡,空想银河落自天上。
不敢开门看满院的霜月,
更心怯于破晓的鸡啼,

一夜的虫声使我头白。


    钟仪的风骨千载而下,受到历代文人敬佩。他的拥趸甚至包括了当代八零后年轻人。网络歌手“音频怪物”以钟仪为原型,创作了歌曲《琴师》,也算是这位“南冠琴师”两千多年后的知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