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尧帝年老时,听说隐士许由贤德,派出使者请他继承帝位。许由清高,不愿为天下所累,感到使者的话污了他的清听,就到颖水边上洗耳。他的朋友巢父见到后,不愿让自己的牛喝已经被洗脏了的水,牵着牛往上游去饮水。后二人同隐箕山,作琴曲《箕山秋月》、《遁世操》(二曲皆别名《箕山操》)。后世把许由和巢父奉为隐士之祖,称其为“巢由”或“巢许”,用以指代隐居不仕的贤人。《神奇秘谱》开卷“太古神品”第一首即《遁世操》,题解中称“琴史内曲之高洁者,止此曲最为高古”。

(许由洗耳图)

   经举荐,尧帝找到了另一位候选人舜。尧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让舜参与管理政事。在对其德行和能力经过多年考察后,终于正式禅位于舜。
    舜,姚姓,有虞氏,名重华,史称虞舜。舜选贤任能,明确责任,治理民事,选拔治水有功的禹为继承人。他修订历法,到各地巡守,祭祀名山,召见诸侯,考察民情,规定五年巡守一次,考察诸侯的政绩,明定赏罚。由于舜的治国功绩,华夏地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清平局面。世称“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儒家认为舜和尧是上古贤明君主的理想代表,给予极力赞颂和推崇,后来“尧舜”一词成为圣人的代称。


   朱长文《琴史》载:“舜继尧位,刑政日以明,礼乐日以备。孔子叙《书》,断自唐虞,言天下之治,前此则未备,后此则无以加也。帝之在侧微也,以琴自乐。孟子曰:舜在床琴。盖虽更瞍象之难而弦歌不绝,所以能不动其心,孝益烝也。旧传有《思亲操》,此之谓乎? 及有天下,弹五弦之琴以歌《南风》,而天下治。其辞曰: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当是时,至和之气充塞上下,覆被动植。《书》曰: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和之极也。”
    舜被儒家奉为大圣,一大原因就是因为至孝。《二十四孝》第一篇“孝感动天”记载,舜的父亲瞽叟、继母和异母弟象多次想害死他:让舜修补谷仓,他们在谷仓下纵火,舜手持两个斗笠跳下逃脱;让舜掘井,他们下土填井,舜掘地道逃脱。事后舜毫不嫉恨,仍对父亲恭顺,对弟弟慈爱。他的孝行感动了天帝。舜在历山耕种,大象替他耕地,鸟代他锄草。舜登天子位后,去看望父亲,仍然恭恭敬敬,并封象为诸侯。《琴史》说舜常弹琴,所以能够安忍父母的虐待,不动摇他的孝心,增长他的德行。后父母去世,舜作《思亲操》感念至亲。
    在历代史籍中,都有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的记载。《礼记·乐记》:“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夔始制乐,以赏诸候。”《史记·乐书》:“舜歌 《南风》而天下治,《南风》者,生长之音也。舜乐好之,乐与天地同,意得万国之欢心,故天下治也。”“南风”一词,后来在诗文中逐渐具有比兴之意,成为一个经典的文学意象,用来代表生机、体恤、滋育、和畅之意。在琴曲中,有《南风畅》、《南风歌》、《南薰歌》传世。在琴器中,有一床元代(一说宋代)古琴就名为“南风”。古琴家李凤云教授用此南风琴录制了一曲《南风歌》,可称佳话。




(《中国古琴珍萃》一书中的元琴“南风”)


    舜在音乐上的另一大贡献是韶乐。《竹书纪年》:“有虞氏舜作《大韶》之乐”。《吕氏春秋·古乐篇》:“帝舜乃命质修《九韶》、《六列》、《六英》以明帝德。” 夏、商、周三代帝王都把韶乐作为国家大典用乐。武王灭商进入殷都时,就是演奏着韶乐。《尚书》:“箫韶九成,凤凰来仪。”《论语》记载,孔子在齐国听到韶乐,“三月不知肉味”。他还评价韶乐“尽美矣,又尽善也。”认为韶乐达到了艺术形式和道德教化的完美统一。韶乐曾是中国古代宫廷音乐中等级最高,运用时间最长的雅乐,历代不断进行更名、改编,到近代已经失传。韶乐之中八音齐奏,古琴肯定有重要表现,可惜如今已无法得知。明代《琴谱正传》中有琴曲《箫韶九成凤凰来仪》,结构庞大,是当时浙派徐门琴家追慕舜帝德行而作。
    最后要说到舜的二位妃子娥皇、女英。据说舜晚年南巡不返,死于苍梧之野,葬在九嶷山。二妃奔丧哀泣,泪洒湘竹,因渍成斑,后世始有“斑竹”之称。二妃死于江湘之间,世谓之“湘妃”、“湘君”、“湘夫人”。湘君之泪不仅留痕于青竹,也深深触动着历代文人的心弦,从古至今关于湘君的文艺作品俯拾皆是。在琴曲中,就有《湘妃怨》(湘江怨)、《苍梧怨》、《苍梧引》。清代《五知斋琴谱》:“所谓南风之薰,可以解愠;苍梧之怨,可以写忧者也。”

(傅抱石《二湘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