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远古中国著名的“三皇五帝”出现于原始社会中后期,他们是当时的部落首领或部落联盟首领,率领民众开创了中华上古文明。三皇,指燧人、伏羲、神农(据《尚书大传》、《风俗通引》、《白虎通义》、《古史考》);五帝,指黄帝、颛顼、帝喾、尧、舜(据《世本》、《大戴礼记》、《史记·五帝本纪》)。这些首领改善人民生活,发展生产,推动文明进步,而音乐是他们认识自然、教化民众的重要工具。


    除了伏羲制琴的传说以外,史书中还有神农、黄帝、尧、舜等制琴的记载。传世古代琴式中也有“神农式”、“黄帝式”。黄帝还找到了音管,确定了五音十二律。据传琴曲《华胥引》也是黄帝所作。黄帝梦游华胥氏之国,“其国自然,民无嗜欲,而不夭殇,不知乐生,不知恶死,美恶不萌于心,山谷不踬其步,熙乐以生。黄帝既寤,怡然自得,通于圣道,二十八年而天下大治,几若华胥之国。”(《神奇秘谱》)

(神农式琴  査阜西旧藏“一池波”琴)


(神农式琴 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玉壶冰”琴)



    “五帝”之一的尧,姓伊祁,名放勋,号陶唐,谥曰尧,史称唐尧。传说尧曾设官掌管天地时令,观测天象,制定历法,敬授民时,谘询四岳,用鲧治水,征伐苗民,推行公平的刑法。上述措施使得邦族和睦共处,友好交往,共同组成了中原部落大联盟,出现了国家雏形。尧还开创了“禅让制”的先河,他没有把部落联盟领袖的位置传给自己的儿子丹朱,而是传给了异姓而贤德的舜。尧的圣德深受人们的爱戴。

    在北宋朱长文撰写的《琴史》中,开篇第一人即尧。书中写道:“帝尧宅天下,其圣神之妙用,则荡荡乎民无能名者也;其事业之余迹,则巍巍乎其有成功者也。扬子尝云:‘法始乎伏,成乎尧,匪伏匪尧,礼义哨哨。’夫琴者,法之一也。当《大章》之作也,琴声固已和矣。旧传尧有《神人畅》。古之琴曲,和乐而作者命之曰‘畅’,达则兼济天下之谓也;忧愁而作者命之曰‘操’,穷则独善其身之谓也。夫圣而不可知之谓神,非尧孰能当之?”
    按这段文字,法度的制定始于伏羲,成于帝尧。而古琴也是法度之一。当尧作名为《大章》的音乐时,琴声已达到和谐的境地。尧还作了琴曲《神人畅》。 “畅”和“操”缀于曲名之后,提示了乐曲的风格。琴曲中除“畅”、“操”之外,还有“引”、“吟”、“弄”、“调”等。北宋陈旸《乐书》说明了其中分别:“‘畅’则和畅,‘操’则立操,‘引’则引说其事,‘弄’则习弄之,‘调’则调理之。”《大章》到周朝时被列入“六乐”之一,属于最高等级的宫廷祭祀礼仪,后代逐渐失传。而《神人畅》一曲至今有谱传世,仅见于明代汪芝1541年编撰的《西麓堂琴统》。
    《西麓堂琴统》:“谢希逸《琴论》曰:‘《神人畅》,唐尧所作。尧弹琴,神降其室,故有此弄。’《古今乐录》曰:尧祀天地,座有神见尧曰,‘洪水为害,命子救之。’”


神人畅》
    上古有《神人畅》、《南风畅》两首“畅”传世,分别与尧、舜有关。根据古琴家丁承运教授的打谱研究,《神人畅》有很“神”的独特之处。一是大多数琴曲主要靠六、七弦来表现,而此曲不用六、七弦,整曲仅用到一至五弦,达到了生动的艺术效果。究其原因,有可能曲谱传自于古琴尚只有五根弦的时期;也有可能属后人模拟、追溯尧帝时代的情景而创作,由于那时古琴只有五根弦,故也只用了五根弦。二是把古琴十三个徽位的泛音全部都用到了,还用到了徽外泛音。泛音清晰透明,属阳,用它表现神。十三徽全用甚至还用了徽外,表现了神的无所不在。徽外泛音上、下两准各用一声,谓之“神授声”。三是乐曲使用了含变宫(7)、变徵(#4)的七声雅乐音阶,且“7”“#4”两个音连续反复出现,在旋律中起到突出的作用。雅乐最早诞生在周朝,是当时宫廷音乐,后在中国失传,但在唐时传入日本、朝鲜。日本音乐受唐乐影响极深且流传至今,所以许多人听到《神人畅》会觉得有日本音乐的味道。这首琴曲为研究中国古代音乐提供了珍贵的谱例。

    《神人畅》全曲结构严谨,乐曲在大段泛音与散按段落的对置交替中展开,时而清虚飘渺,神秘遥远,时而节奏强劲,粗犷狂野,生动地描摹了神与人之间的沟通呼应和远古祭祀的巫舞场面。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天人合一”观念在此曲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另外很有意思的是,在世界各地的远古传说中都有关于“大洪水”的故事。《神人畅》也反映了神晓谕尧治理洪水的情节,这不论对于研究上古历史还是对于艺术欣赏,都颇能发人联想。

    在2003年,文化部组织申报中国古琴入选世界“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时,曾以较大篇幅来介绍《神人畅》。它所承载的内涵和占据的地位都不可小觑。它代表了古琴的一个重要时代,一个文明开端的时代。那个时代人类生产力低下,对于自然界的力量既惶恐又崇拜,常常以歌、乐、舞的形式与大自然进行交流,形成了对天地、神灵的酬谢与祭祀仪式,以期保佑人类社会风调雨顺、衣食无忧。古琴在这个时代最主要的社会功能就是礼神,以乐娱神,来实现人与自然的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