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图片!
    樊姬是“春秋五霸”中楚庄王的王妃。她才貌双绝,冷静多智,是史上著名的“贤内助”。同时也知音律,能弹琴。其事迹主要记载于西汉刘向所撰《列女传》。
    楚庄王刚即位时,耽于声色享乐,日夜与美貌宫女嬉戏,荒疏朝政。为了劝谏楚庄王,樊姬巧施计谋,故作姿态。先是自弃脂粉,不着华服,以蓬头垢面,忧愁憔悴之态,刺激楚庄王回心转意;后又在城墙上筑梳妆台,夜夜独对星月梳妆,引来楚庄王好奇过问,借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一片苦心终于让楚庄王痛改前非,励精图治。

明代刊本《列女传》樊姬插图


    樊姬的沉着智慧,让她在众妃中脱颖而出,当上了正宫夫人。一次,楚庄王命众妃三天内各进献一份礼物,最能迎合需要者,就定为正宫夫人。王命一下,众妃好不忙碌,独樊姬泰然自若,毫无动静。三天后,庄王问两手空空的樊姬:“你给我准备的礼物呢?”樊姬说:“大王,说实话吧,臣妾根本没有想过要给你挑选什么礼物。”庄王诧异:“难道你不想做我的正宫夫人吗?”樊姬答:“大王,您说过礼物须是目前大王最需要的。大王眼前最需要的,不就是一位合适的正宫夫人吗?樊姬就是啊!”楚庄王佩服樊姬的眼光和见解,遂立樊姬为正宫夫人。


明代小说《东周列国志》中的楚庄王像


    成为正宫后,樊姬亲自负责从各地寻访美女入宫为妃。她所选的都是品行容貌俱佳的女子,绝非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花瓶。而且,当楚庄王专宠她一人时,她又能公私分明,劝说丈夫应当恩及众妃,不要有偏失之过。这连番举动,从根本上杜绝了楚庄王沉迷后宫的隐患,更加赢得了楚庄王的尊敬与疼爱。

    樊姬的进贤事业还影响到了前朝。一次楚庄王下朝晚了,对樊姬说是因为和丞相虞邱子聊得投机,废寝忘食。樊姬早就心中有数,闻言掩口一笑,不屑地说:“虞邱子啊,说他贤还勉强,说忠就未必。”随后又娓娓道来:“臣妾服侍大王十一年了,曾经去郑国和卫国访求品貌俱佳的女子献给您。其中比我好的有两个,和我同等的有七个。臣妾为什么不千方百计排除她们,一个人独占您的宠爱呢?因为您是一国之君,需要有更多的贤德女子来照顾您的生活。臣妾不能只考虑个人得失,而耽误了选用贤德之人辅助您。现在虞邱子做丞相也有十多年了。除了自己的宗族亲戚以外,他从来没有保举过贤人进来,也没有罢免哪个不贤之人。这是蒙蔽国君,堵塞贤路啊。知贤而不举荐,是不忠;不知贤能,是没有智慧。我刚才所笑的,难道不对吗?”一席话说的楚庄王暗自点头,第二天,就将樊姬的话告诉了虞邱子。虞邱子吓得赶紧离席而立,无言以对。他回去后让出自家的房子,派人迎请孙叔敖,举荐给楚庄王。楚庄王重用孙叔敖为相,治理楚国。三年之后,楚国称霸诸侯。


故宫博物院藏南宋摹本《女史箴图》第一段“樊姬感庄不食鲜禽”


    上图节选自南宋摹本《女史箴图》,画的是樊姬为了劝诫楚庄王不要沉迷田猎,断绝肉食三年的情形。据说她还有沙场擂鼓,助楚军反败为胜等事迹。后世对樊姬评价非常高,认为楚国能够称霸,樊姬功不可没。今天荆州城外楚国故都遗址仍存樊姬墓。唐代诗人张九龄有访墓诗:“楚子初逞志,樊妃尝献箴。能令更择士,非直罢从禽。旧国皆湮灭,先王亦莫寻。唯传贤媛陇,犹结后人心。”

樊姬墓遗址


    明代《西麓堂琴统》收有琴曲《列女引》,据说为樊姬所作。题解说:“樊姬擅宠于楚王,谓王曰:‘妾备后宫十年,列女不御,使王有偏失之过,专爱绝国,妾不敢当。愿令众妾更进。’王从之。樊姬幸其得志,遂作是引,可以继小星江沱之贤也。”
    宋代虞汝明《古琴疏》记载了另一则典故。一次,楚庄王得到宋国外交大臣华元送来的名琴“绕梁”。“绕梁”的典故出于《列子》,说的是周朝韩国有一位韩娥,在去齐国的途中用尽盘缠,无奈之下于雍门卖唱。她的歌声凄美动听,催人泪下,听者无不痴迷。歌罢三日,仿佛还能听到歌声萦绕在屋梁间。此琴以“绕梁”为名,音质必然婉转清透之极。楚庄王本就爱好音乐,得此“绕梁”后,如获至宝,沉醉于琴音中不能自拔,竟至七日不上朝。樊姬见此十分着急,规劝说:“大王,您过于沉沦在音乐中了!过去,夏桀酷爱妹喜之瑟,而招致杀身之祸;纣王醉心靡靡之音,而致焚身鹿台。现在,您如此喜爱绕梁之琴,七日不临朝,难道不是在步他们的后尘吗?”楚庄王被这盆冷水一浇,陷入沉思。他自知无法抗拒“绕梁”的诱惑,只得忍痛割爱,命人用铁如意把琴砸为数段。

当代斫琴家王鹏复制的“绕梁”琴


    楚庄王的“绕梁”是中国古代四大名琴之一,另三张是齐桓公的“号钟”、司马相如的“绿绮”、蔡邕的“焦尾”。“绕梁”被毁,绝了古音,成就了樊姬美名。两千六百多年过去,丝桐之器早已腐朽不存;但一代奇女子的才智、美德与忠贞却始终流芳,难道不是一笔更宝贵的精神遗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