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名士阮籍所作。籍叹道之不行,与时不合,故忘世虑于形骸之外,托兴于酗酒以乐终身之志。其趣也若是,岂真嗜于酒耶,有道存焉。妙于其中,故不为俗子道,达者得之。